丢公章背后:“牛年第一妖股”京蓝科技高管动荡、业绩持续亏损

  的新印章已刻制完成,并正式启用,“未发现在印章丢失期间以公司或法定代表人名义签订的文件,印章丢失未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严重影响和重大风险。”

  公章丢失的消息披露后,深交所的关注函“火速”抵达,函件所提问题不仅涉及公章,还包括上市公司近期董监高多名人员离职情况、控股股东股权转让事件的进展等。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资料发现,上市以来多次变更主业,自2019年起净利润持续亏损,其控股股东已经两度筹划转让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至今未有实质性进展。

  2021年的2月5日至2月22日的7个交易日内,京蓝科技股价曾连续涨停,被称为“牛年第一妖股”。

  2021年12月21日,京蓝科技开始搬家工作,在搬家过程中,因所涉物品较多、时间紧迫,导致办公物品没有得到妥善安置,次日,公司印章管理员发现公司公章及法定代表人人名章丢失。

  显而易见的是,会影响公司业务的往来、相关合同的签订,严重的情况下,如果被他人捡到后利用公章进行合同签订等行为,有可能会涉及财产诈骗等,给公司造成损失。

  于是,2021年12月28日,京蓝科技发布公告称:“收到印章管理员通知,印章管理员因管理不善,不慎将公司公章及法定代表人杨仁贵先生的人名章丢失。为减少和控制上述印章丢失给公司造成的损失和风险,公司已安排工作人员办理重新刻制印章事宜。”

  公章在22日被发现丢失,为何在28日才公告?对此,京蓝科技方面对财经记者解释道:“因为我们发现公章丢失后,也花费了一些时间去认真寻找,我们不希望披露消息之后又很快找到了,引发市场的恐慌,所以在寻找无果确认丢失之后才公告。”

  据了解,目前新印章已刻制完成,并于2021年12月30日正式启用新的印章。“未发现在印章丢失期间以公司或法定代表人名义签订的文件,印章丢失未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严重影响和重大风险。”京蓝科技表示。

  印章丢失事件披露后,深交所的关注函“火速”抵达,要求京蓝科技说明公司是否就重要印章及证照管理使用建立相应内部控制制度或机制及具体执行情况,相关内部控制是否有效实施。

  对此,京蓝科技回复称:公司制定了《印章、证照管理制度》,公司印章及证照亦由专门的印章管理员进行专职管理,并且考虑到印章及证照的重要性,印章管理员受董事长直接分管。在未来的工作当中公司的印章、证照的使用和管理严格执行该制度,公司管理层对印章、证照的管理更加严格,使得公司内部控制得到更有效的实施。

  上市之初,京蓝科技主营高科技铜铁双金属制品、松花江索道、二龙山滑雪场和二龙山滑道以及配套服务设施等项目。2000年,公司主营业务调整为网络与电子信息技术开发应用、软件开发和高新技术投资等。2002年,京蓝科技主营业务调整为房地产开发与经营。

  2008年,京蓝科技尝试产业战略转型,兼顾房地产经营管理的同时,涉足矿业领域。2014 年,其主营业务调整为信息系统集成服务,信息技术咨询服务,电子产品研发制造销售维护,网络及电子信息技术开发应用,,对高新技术投资、旅游基础设施投资、投资管理。

  2016年-2017 年,京蓝科技主营业务调整为包括生态节水运营服务、园林环境科技服务等在内的生态环保业务。2018 年,其主营业务拓展至土壤修复业务领域。

  财经记者梳理发现,最近10年,京蓝科技的业绩表现呈“过山车”走势,净利亏损年份有2013年、2014年、2019年、2020年。

  2021年前三季度,京蓝科技的净利依然处于亏损状态。据其2021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受宏观经济形势以及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公司控股子公司京蓝沐禾节水装备有限公司部分在建项目的阶段性回款、已完工程项目的验收、结算和应收账款的回收严重滞后,导致公司流动资金紧缺,在建项目工程进度放缓,营业收入减少,出现亏损;公司控股子公司京蓝北方园林(天津)有限公司目前正向以现金流为生命线的业务转型发展,采取了停止 PPP 项目投资建设,以清收应收账款为核心的经营策略,营业收入减少,出现亏损。

  业绩持续亏损之下,京蓝科技高管层多名人员离职。据统计,从2021年10月至今,京蓝科技的董事、独立董事、监事、董秘、证代接连请辞。

  对此,京蓝科技表示:公司在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离职后,及时对该岗位人员进行了改选,新聘人员均符合法律法规及公司管理的要求,具备相应的任职资格及业务能力。因此,部分人员的离职、变更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未来,公司将根据整体战略规划、积极关注行业政策,聚焦主业,竭尽全力推动公司稳定向好发展;同时在内部将不断完善和优化薪酬体系,提高员工积极性,从而保证公司人员及业务的稳定。

  根据2020年年度报告,北京杨树蓝天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杨树蓝天)为京蓝科技的控股股东,郭绍增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杨树蓝天是2016年年底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2017年,杨树蓝天还曾对京蓝科技进行股份增持。

  过往公告显示,郭绍增于2018年9月21日自愿做出了《关于不存在变更实际控制权安排的承诺函》,承诺“自本次交易完成之日起60个月内,本人不会变更或放弃本人对京蓝科技的实际控制权,亦不会作出与变更或放弃京蓝科技实际控制权有关的安排”。

  起初,杨树蓝天找到的买家是绵阳市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绵阳投资”),简言之,交易完成后,京蓝科技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绵阳投资,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绵阳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后来,杨树蓝天找到了新的买家,新疆水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新疆投资”)。根据2021年2月披露的协议签订公告可知,“目前京蓝科技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业务规模不断扩大,资金需求量较高,若本次股东股权转让能够顺利实施,京蓝科技控股股东将变更为新疆投资,上市公司引入国有资本股东,有助于优化股东结构,提升上市公司的资信能力和抗风险能力,为后续业务拓展及生产经营提供资金支持和保障。”

  最新消息显示,“截至目前,交易各方仍在就本次合作的细节和协议条款进行磋商,尚未完全达成一致……本次股权转让事项尚未有实质性的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