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消费要解决好四大主要矛盾

  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发布《关于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从促进消费有序恢复发展、稳住消费基本盘、增强消费发展综合能力、营造良好消费环境和夯实消费高质量发展基础五个方面进行了战略部署。《意见》作为释放消费潜力,促进消费持续恢复和进一步扩大消费需求的关键政策举措,将对稳增长、促就业、防风险产生重要的积极作用。

  当前中国经济受到国内多点、散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和国际局势不稳定的冲击,正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的下行压力。从今年一季度的经济数据来看,当前中国经济呈现出“稳中有进”“稳中有忧”“下行压力增大”等特点。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达270178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同比增长4.8%。高端制造业、新技术和战略性新兴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经营绩效、对外贸易等方面表现良好,但是,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也出现了“稳中有忧”的特点,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消费增速等下滑,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和预期转弱问题凸显。

  从基础层面来讲,实现中国经济可持续健康稳定发展还得依靠投资、消费和出口“三驾马车”。从投资看,随着中央和地方政府相继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超前适度投资建设基础设施,以及国有资本和社会资本发挥协同效应,今年内投资规模会持续扩大。

  从出口来看,尽管受到俄乌危机影响后的世界经济增长预期黯淡,但是,中国已成为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主要出口市场,全球吸引外资最多的发展中国家,通过高水平对外开放、“一带一路”建设和多边、双边经贸机制,中国的对外贸易仍具有较大的比较优势和竞争优势。

  从消费来看,作为拥有4亿多中等收入群体的大国,随着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持续增加和消费环境的持续改善,消费潜力巨大,但是,消费在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持续冲击下,面临着部分群体收入下降,餐饮、娱乐、文化和旅游等接触性消费受限,就业和收入预期不稳定等因素影响,消费领域出现明显的收缩效应。

  当前,通过稳定和扩大消费来稳经济和促增长,需要严格贯彻落实《意见》提出的五方面举措。同时,需要把握和解决好四大矛盾。

  一是决定消费的主要矛盾是收入,因此必须通过稳就业、促民生、鼓励创业、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等政策来稳定和保持居民的基本收入。同时,要审慎出台收入领域的收缩性政策,消除在地域、年龄、性别等方面的就业歧视。

  二是影响当前消费需求转弱的各类矛盾中,疫情冲击影响最大。因此,全社会必须树立疫情精准防控就是保健康、保就业、保收入和保增长的大局意识,各级政府要严格落实疫情防控责任,居民和企事业单位也要坚决落实好各项防控任务。另外,需要加快新冠肺炎治疗特效药的研发和临床试验,在坚持“动态清零”基础上,打好疫情防控持久战和经济增长攻坚战。

  三是把握好公共消费和个人消费的辩证关系。扩大消费既要扩大社会公共消费支出,又要鼓励和支持居民个人消费。当前,中国的社会公共消费发展良好,但也存在一些突出问题,例如,科学、文化教育、卫生保健、环境保护、城市公用事业和各种生活公共服务的财政投入不足、规模不够,质量不高,地区、城乡和群体之间差距较大等。因此,在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财政允许的情况下,应持续扩大公共消费投资和建设力度,完善公共消费制度基础设施和物理基础设施。另一方面,千方百计保证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加,持续营造良好的消费环境,持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提高企业和产业竞争力,鼓励和引导企业为居民提供高质量的商品和服务,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

  四是把握流动性约束的主要矛盾,适度释放和扩张消费金融规模。当前,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等影响,部分居民收入出现了较大流动性约束,可以考虑适度和定向释放消费信贷规模,创新消费信贷产品,尤其在房地产、汽车、文旅等消费领域,鼓励有条件的居民跨期消费。

  尽管今年中国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但是,中国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在充分发挥基本经济制度优势、工业基础优势、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国家贸易大国优势和经济回旋余地大等系列优势情况下,随着疫情防控、“六稳”“六保”政策的有效落实,中国经济一定能够行稳致远。(责任编辑:乐水 安然 张艳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