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做了四季的「明日之子」,今年为啥不一样了_娱乐频道_

发布日期:2020-07-27 02:58   来源:未知   阅读:

新秀第四年,《明日》有状态。

作者 | 张一童

在被互联网选拔节目狂轰乱炸三年,每隔几个月就面对熟悉的选手面孔,甚至是导师阵容的时候,你很难再苛求观众还能从一个节目里感到新鲜。

这让《明日之子乐团季》变得有意思了。都知道这样的节目永远是越来越难做,《明日》却好像在进入第四年时找到了更好的状态,这既关于怎么样在激烈的同类型竞争中做一档感觉更好的音乐节目,也关于如何在略显陈旧的追梦语境之外,如何再次抓住会被年轻人追逐的偶像特质。

《明日之子》第四年,龙丹妮创立哇唧唧哇第四年,腾讯视频开启“新秀战略”第四年。一档原创节目,一家创业公司,一个平台战略,过去四年里,关于这三者的所有讨论都可以追溯到2017年4月的那个雨夜,亮马桥的那家小酒馆里,马延琨和龙丹妮想知道,未来的偶像是什么样的,又会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产生。

《明日之子》是最初的尝试,也是理念的集中体现和输出。2017年秋天,我第一次在哇唧唧哇位于颐堤港的办公室见到龙丹妮,他们刚刚结束对《明日1》的复盘,龙丹妮说“复盘《明日之子》,就是复盘哇唧唧哇”。

它是急先锋也是实验田,当市场的真实变化和在多个偶像产品运营过程中积累的实践经验不断更新着他们的认知,对《明日》的改造几乎没有停下来过。去年11月,在已经决定做男生选拔,甚至进入具体提案环节的情况下,马延琨和龙丹妮单独开了个会,最终决定让团队转向,改做乐团。

对年轻人精神、审美和状态的洞察贯穿始终。这使得在属于节目、行业的诸多考虑之外,一些想法看起来虽然简单,却能成为有力的支持,“乐团就是一个年轻人干的事。”

01 | 选年轻人,不是年轻形式

2013年,龙丹妮、马昊直接参与的最后一届《快乐男声》,华晨宇、欧豪和白举纲站上了最终的决赛舞台。也是在一年,一个偶像新世代来临,李宇春式的大众偶像成为过去。年轻人的表达开始有越来越多的自我意识,对偶像的追逐也渐渐走向圈层。